关闭

第四十六章 获胜

大魏王侯

作者:淡墨青衫 | 2018-12-18 11:55:43

  少年们也在呐喊着,他们没有崩盘是因为此前一个多月的艰苦训练,服从已经深入内心,虽然表现差强人意,并没有如鼓山盗那般惊艳绝伦的表现,但从流民少年到可以扛住岐山盗的攻击,他们的表现已经相当的出色。

  当然这也和秦东阳的来回奔走指挥有关,这些少年就是秦东阳一手训练出来,他们知道敬畏和服从,对秦东阳有无比的信任感。

  徐子先更是所有人心里的定海神针,以侯府世子之尊却站在队列之中,与众少年一起持矟而战,这种激励是语言根本不能比拟,看到徐子先的身影就会令人觉得心中安定,这种依赖和信赖感,比一万语战前动员还管用的多。

  少年们与岐山盗都有刻骨深仇,漳州之变虽然是五大盗的势力为主,岐山盗却是从海上带路到漳州,犯下的罪恶不小。

  多种原因之下,双方算是抗了个旗鼓相当,但如果岐山盗疯狂进攻,这边的少年定然会死伤惨重。

  徐子先这时却顾不得别的事了,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对面的敌人,十个岐山盗又有两个受伤,其中一个肩膀伤的较重,有明显的铁矛刺穿过的创口,鲜血涌出,血肉翻涌上来,这使得对方持盾牌的姿式较低,已经护不到胸口以上的要害,动作也相对迟缓。

  就在他死盯着敌人时,突然听到了尖利的哨声。

  哨声异常急促,这是战场上下令全线突击的信号!

  尽管略有怀疑,不知道秦东阳在这时要求前冲是何用意,但此时是没有办法犹豫迟疑!

  鸣哨则进,这是铁律!

  “杀!”

  徐子先不知为何,突然大喊起来,似乎这一叫将全部的精气神都提起来了。

  前腿向前,后腿迈进,大步前冲,全身的肌肉一起发力,随着开声吐气,好象身体有个阀门被打开了,一股以前没有掌握的劲力蕴藏在身体之内,然后注入双臂和两手之上。

  目光盯着目标,完全不顾身前左右,徐子先两手紧握矟杆,用力前刺!

  矟尖如闪电一般猛的刺向目标,在这一瞬间徐子先似乎看到了对方惊诧莫名的眼神,还有眼神深处的惶恐畏惧,最后是强烈的求生欲望。

  这是一个战场的多次逃生的老手,在这一瞬间对方似乎知道左右躲闪或用盾牌都无用了,他连手中的障刀也第一时间抛掉,力图后退躲避这一往无前的一矟。

  但已经晚了。

  这一刺用光了徐子先浑身的力气和精气神,几乎没有留一丝力气,矟尖透过对方的胸口,直刺对穿,连矟杆都捅进去很多。

  这一下彻底刺跨了对方,那个岐山盗三十来岁,先是慌乱叫喊,然后看着自己胸口的矟杆,似是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完了,然后伸手紧紧抓着矟杆,似是想拔,但又不敢。

  徐子先鼓起余勇,将矟杆用力一抽。

  鲜血狂喷,有不少都溅到了他脸上,温热的血迷住了他的眼神,一时间,整个世界都是一片血红。

  无边的慌乱和惶恐感立刻袭上了他的心头,眼看着那个岐山盗软软的倒下去,没有惨叫哀嚎,人已经死了,可能那一瞬间他的心脏都被刺透了,徐子先没有同情或悲哀感,眼前这种凶恶的人死再多他也不会心生怜悯。

  也没有传说中要呕吐的感觉,只是感觉异样,一个生命就这么被自己亲手毁去,而他也没有太多的感觉,只是对眼前的事感觉慌乱和不敢相信。

  一个连妞也泡不到的死大学生,居然在这里与人浴血厮杀?

  几个月了,还是很难完全接受身体和灵魂的转换……

  一种头痛欲裂的感觉又来了,这是徐子先刚穿越时经常遭遇的感觉,在这一瞬间他似乎又要精神分裂了。

  好在四周的惨叫声与兵刃相交的金铁交鸣声很快提醒了徐子先,此时不是发病的时候,不管怎样,他的身份转变已经是不可更改的事实,过去的一切应该是以这一矟为一个终结,而不是开始。

  这时徐子先才有闲暇看向四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章 ]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

Copyright © 2019 新墨坛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