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零六一 关键的消息

混子的挽歌

作者:岐峰 | 2019-02-11 17:22:44

  过了差不多半小时左右,老马已经帮我和索强包扎完了伤口,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俩坐在一个四下无人的空病房里相对无言,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今天的事,谢谢你了。”半晌后,我看着索强,率先开口。

  “没什么好谢的,相比之下,我欠你的更多。”索强无所谓的摆了下手:“当年,我在你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选择背叛了你,留在了冷磊身边,现在想想,我当初挺傻逼的,如果那时候,我也可以像今天一样,能够鼓起勇气陪着你离开,咱们俩之间,也不会出现今天这一幕。”

  我听完索强的话,没有作声。

  “当年,我只觉得冷磊比你狠,所以就认为他将来一定会混的比你好,你也知道,我混社会就是为了钱,所以在那种时刻,我才会选择留在了冷磊身边,可是我忽略的东西太多了,我只看见了冷磊凶狠的手段,却忽略了他六亲不认的性格,和那些畜生不如的手段,那时候我的年纪太小了,我本以为只要是逞勇斗狠的人,就能在社会上混出头,却从来没有思考过,冷磊是不是一个值得我去追随的人。”索强提起冷磊,情绪有些激动:“我真的没想到,冷磊竟然是那么绝情的一个人,当初在你们决裂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支持他,可是等他对我下手的时候,却一点迟疑都没有,那一天,我已经跪下求他了,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亲手拎着铁锤砸断了我的腿,那阵子,如果不是因为还有别的事让房鬼子操心,骆洪苍为了避免节外生枝,阻止了冷磊继续收拾我,我可能都已经被灭口了。”

  我看了索强一眼,心里有些愧疚:“或许,当年我就不该带你认识这些人,毕竟你的性格,本来就不适合这个社会。”

  “呵呵,我的事,不怪你。”索强对我露出了一个洒脱的笑容:“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我一定还会选择去社会上混,否则以我这种出身的人,想在这个社会上有一席之地,太难了,我去社会上赌一下,最起码还能看见一点希望,而最终的结局,只不过是我赌输了而已。”

  我点了点头,随后岔开了这个有些压抑的话题:“你奶奶,现在还好吧?”

  索强听完我的话,沉默了半晌,眼圈有些发红的开口:“她老人家没了,我被冷磊废了双腿的时候,我奶奶受了刺激和惊吓,突发脑溢血,留下了后遗症,此后身体便一直不好,去年秋天的时候,又发病了,当时我在上班,等我回到家的时候,人已经走了。”

  听说索强的奶奶已经不在了,我抿了下嘴唇:“对不起啊。”

  “没事。”索强对我挤出了一个笑容:“当年我混社会的初衷,是因为我父母不孝,我想多赚点钱,能让我奶奶过的好一点,所以选择了捞偏门,只是没想到,我最终不仅没让她老人家过上好的生活,还因此赔上了性命,我也落得这个凄惨的下场,可能这就是报应吧,这个结局,也许就是我这种没有胆子,却又非要混社会的人,应有的代价。”

  我对索强的话不置可否:“小时候,咱们都觉得自己可以去江湖上历经沉浮,可是经历的多了,我才发现,这个江湖上,终究还是沉的多,浮的少。”

  “算了,不提这些事了。”索强笑着摇了摇头,看着我:“在我的印象里,你是一个很理智的人,今天怎么忽然就爆发了?”

  “我最近经历的事,有点多。”我也没有隐瞒索强,缓缓开口:“前些日子,我跟被人设计,跟房鬼子发生了一些冲突,最后阿虎为了我,死在了冷磊和洛宾手里,接着二黑也被冷磊抓了,后来我们去抓冷磊,想要救回二哥,没想到却被冷磊反过来埋伏,我的一个弟弟因此被判了两年有期徒刑,最主要的是,当初我的一个哥哥,为了在冷磊手中把我救下来,也被警方抓捕了,判了死刑,就在我见到你之前,法院的人打电话通知我,说他已经被执行了,通知我去领他的骨灰,这么多事情加在一起,我真的崩溃了。”提起葫芦哥的事,我再次眼圈泛红,仰头控制着泪水。

  索强听完我的话,深深地叹了口气,在口袋里掏出了一盒‘白皮烟’,这种白皮烟,是我们当地自产的,通常是一些老人用卷烟机卷的旱烟,然后装在一个白色的纸盒子里售卖,一盒还不到一块钱,看见这个烟,我愣了一下,想来索强的生活,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困苦,不过我还是接过了烟,刚抽了一口,就被呛得咳嗽连连。

  索强抽起这种烟,早已经习以为常,并未有什么不习惯:“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和冷磊之间,还在斗呢?”

  “我们俩之间,已经谈不上斗不斗了,我之所以直到现在,还会留在社会上混,就是因为冷磊,他不死,我真的不甘心。”

  “飞哥,我……”

  ‘咣当!’

  索强听完我的话,刚要说什么,病房的门就被人给推开了,随后马医生带着一个病人走进了房间内,看见房间内的烟雾缭绕,顿时皱眉:“你俩还有没有点素质,我这是诊所,不是KTV,怎么还抽上烟了呢?”

  “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这个房间里还有病人。”我伸手挥散了一下空气中的烟雾,起身向外面走去:“走吧,去卫生间把烟抽完,然后我送你回家。”

  “嗯。”索强闻言,起身跟在了我后面。

  ……

  诊所,卫生间内。

  我站在窗口,顺着玻璃的缝隙看着外面树枝上的几只麻雀,手里掐着一支呛人的旱烟:“以后没有工作了,你打算干点什么?”

  “不知道呢,再说吧。”索强笑了笑:“自从我这双腿废了之后,我对生活就没什么希望了,我这几年在国际刷碗,就是在混日子,不过手里倒也攒了三四千块钱,实在不行,我就去农贸市场进点货,晚上去公园什么的,卖点小孩的玩具,还有针头线脑什么的,应该还不至于饿死。”

  “几千块钱,够干什么呀。”我叹了口气:“一会你给我个卡号吧,我给你转一万块钱过去,钱不多,算是报答你今天帮了我的恩情。”

  索强闻言一愣,死后连连摆手:“不用,我欠你的已经够多了,怎么还能要你的钱呢。”

  “别推辞了,把卡号给我吧。”我把手机递给了索强:“虽然咱们不是兄弟了,可毕竟还算朋友,大家相识一场,我既然看见你有难处,帮你一把,也是应该的,而且,我也不想欠你什么。”

  索强听完我的话,眼圈有点泛红,随后有些拘谨的看着我:“飞哥,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说。”

  “什么话?”

  索强看着我,表情很纠结,低头犹豫了一会之后,再次抬起了头:“其实,我能找到冷磊。”

  “你说什么?”我先是一愣,随后猛然提高了音量。

  “我说,我能找到冷磊。”索强重复了一句:“当初我被冷磊砸断双腿,已经吓破胆了,你也了解冷磊的,他这个人的心太狠了,所以我一直不敢升起报复他的念头,直到我奶奶没了之后,我才发现我有多么恨他,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在盯着冷磊的动向,准备跟他换命,最后皇天不负有心人,还真的让我查到了一些他的信息。”

  “你继续说!”听到索强提供的消息,我一下子来了精神,语速很快的追问道。

  “最近这几年,冷磊一直在吸毒,而且形成了一个吸毒的小圈子,这个圈子里还有一个女孩,一直在陪着他吸毒,可以说是他的固定炮.友,那个女孩,原来是金皇后一个领舞的模特,自从被冷磊拖下水之后,就不再上班了,冷磊也在外面给她租了一套房子,每隔三天两头的,就会赶去跟那个女孩见一面,而且还会经常在她那里留宿。”

  “这个女孩的地址在哪?”

  “在老西区园林处家属院,那里是一片平房住宅区,周边的地形很复杂,如果遇见突发情况,很容易就可以找到逃跑的路线,你也知道冷磊这个人,他现在已经谨慎到骨子里了,所以我在摸到这个情况之后,却迟迟没有对他动手,因为凭我的能力,本来就很难制服他,如果一击没有得手,把他惊了的话,我再想找他,就难了。”索强随手把烟头扔进了小便池里淹灭:“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么,最近这几年,我一直在攒钱,其实我并不是为了摆摊,而是打算用来买枪,除掉冷磊用的。”

  听完索强的话,我再一次把手机递给了他:“把他的地址给我。”

  “我可以把地址给你,但是你办这件事的时候,必须得带上我!”索强顿了一下,补充道:“你放心,我的腿虽然废了,但绝对不会拖你的后腿,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为我奶奶报仇。”

  “行!”听完索强的话,我毫不犹豫的点头:“把地址给我吧。”

  “等办事的时候,你叫上我,我带你去。”

  “不可能。”我打断了索强的话:“你应该知道,冷磊这个人不简单,如果我想收拾他,就必须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大哥,然后他们也会侦查那里的地形,还得确认你这个情报的真假,否则你认为吗,单凭一个虚无缥缈的消息,我们可能去跟冷磊拼命吗?”

  “我没骗你,这个地址,我已经盯了快一年了,我说的消息全都是真的!”

  我耸了下肩膀:“我信你,可别人不会。”

  “飞哥,你不会骗我吧?”索强有些不放心的看着我:“你应该知道我有多恨冷磊,如果你们抛下我自己去寻仇,等他倒下的时候,如果我没有在场,将是我一辈子的遗憾!”

  “这又不是什么好事,我有必要骗你吗?”我有些不耐烦的比划了一下手机:“给我地址,快点!”

  ……

  十分钟后,我独自离开了老马的诊所,坐在了一台出租车内。

  “小伙子,去哪啊?”司机见我上车,转头问了一句。

  “去最近的中国银行。”我跟司机说完了要去的地址以后,想了想,在通讯录中翻出张宗亮的电话,拨打了过去。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

Copyright © 2019 新墨坛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