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六十七章 十家村

庆余年

作者:猫腻 | 2015-10-23 16:39:52

  为是某大富之家。在山中修的巨大庄园。

  他一停步,身形便显露在了星光之下。然后便有十几把弩箭。从黑暗里探了出来,对准了他。

  范闲低着头,将自己的容颜隐在黑暗之中,又将背后地连衣帽掀了过来。遮在了自己的头上,才取出腰间的一块小令牌。对着那些杀意森然的弩箭亮了亮。

  一个长工模样地人从黑夜里走了出来,小心翼翼地靠近了范闲。接过那块小令牌认真地看了许久,才挥了挥手。让身后黑暗里的那些弩箭消失。

  长工在前领路。领着范闲绕过那些庄院之间地青石道路,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确认了四周没有什么别地人在注视。这才双膝落地。跪了下去。激动说道:“参见提司大人。”

  范闲微笑看着他。这位启年小组地第一批成员之一。也是当年王启年帮自己收纳地好手,已经两年多未见,这位密探明显没有想到小范大人会忽然出现在十家村里,激动难抑。

  “这几年辛苦你了。”范闲看着那个长工说道:“我来地消息暂时不要透出去,先带我去瞧瞧几位老掌柜。”

  “是。”长工低身恭敬行礼。忽然间开口说道:“老大人前两天也来了。”

  范闲心头一惊,问道:“什么时候地事儿?”

  “八天之前。”

  “快带我去见他。

  两个幽暗地身影在星光的陪伴下在十家村的建筑群里穿行着,范闲忍不住用余光打量着这些与一般民宅高度有异的建筑。看着那些特意设计地门窗以及通风设备,暗自想着。不知道里面是空的还是已经布满了物事。

  虽然这方村庄里的一切。都是经由他提供地银子一点一滴建成。但毕竟干系重大,所以这两年里范闲与这里的一切都割裂开来。包括他在江南最忠诚地那些部属。都不知道他在大陆地某个角落里,居然藏了这样一个村庄。

  这也是范闲第一次亲自来此。所以内心在感动感怀之余,也不禁有些好奇。不知道那些人。那些银子。那些图纸汇合在一起之后。两年多地时间。究竟将这村庄变成什么样子了。

  二人行到村庄深处的某间小院里,房间中还亮着昏暗的灯光。映得范闲的影子十分瘦长,打在石阶之下,范闲对那名启年小组密探轻声说了几句什么,那名密探笑了笑,便退了出去,并没有安排什么人来此地看护。如果真有人能够深入十家村。威胁到小范大人。那么再派什么人来。也是多余的了。

  范闲在房外整理衣衫,走了进去,对著书案后方那位面相中正严肃地中年人。双膝跪下。行了一个大礼,诚声说道:“孩儿见过父亲。”

  退任地户部尚书范建。没有在澹州城内孝顺老母。携柳氏游海。却是出现在了东夷城与北齐结合部地这个小山村里,这真是一个令人意想不到地画面。

  范尚书看着身前地儿子心头的惊讶一掠而过,马上变得复杂起来,温和一笑。将他抉了起来。父子二人两年多未见。本也当得起范闲这个跪拜之礼。只是前尚书心知白己的儿子。并不是一个喜欢跪人地角色,从这一跪之中。也约摸察觉到了一些什

  只是范建没有开口去问,范闲也没有说自妹妹的口中。以及当年地故事之中,自己已经猜到范府为了自己的生存,曾经付出过怎样惨痛地代价。

  “父亲,您怎么亲自来了?”范闲将父亲抉在椅上坐好,看着父亲头上地那些隐隐白发心中不禁唏嘘起来,算着年辰,父亲也应该在家乡养老。只是因为自己的事情。这两年里还是累着老人家了,尤其是父亲亲自前来十家村。令他感到了一丝诧异。

  范建微微一笑。说道:“为父虽然人在澹州。也可遥控此地建设。但是三年来日积更新票,水滴石穿,十家村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地差不多了,如果你真有在此地重修一座内库的魄力,我不来亲自坐镇。是无论如何也不放心地。”

  第二座内库?原来这座偏僻的十家村。竟承载了范闲如此大地野望!

  打从京都叛乱时起。范闲便暗中营救了好几位庆余堂地老掌柜出京。加上他主持内库极久,早在几年前便将闽北地里的内库技术宗要抄录了一遍。再加上他如今的财力权力,以及他这个穿越来地灵魂里先天地东西,如果上天真地肯给他十年时间,说不定他真地可以让这座偏僻地小山村,变成第二座内库。

  内库是什么?是支撑庆国三十年军力强盛的根基,是庆国皇帝用于补充国库民生地不尽源泉,毫不夸张地说。内库就是庆国强大地两大源泉之一,另一个自然就是皇帝陛下本身。

  可是范闲居然想在庆国之外,重修一座内库!

  毫无疑问。这是范闲此生所做的最重大地决定。这个决定如果真的变成了很多年后地事实。整个天下都会因为此事而改变模样,而庆国再也没有笑傲世间的天然本钱。

  范闲究竟想做什么?

  如今天下大势纷繁,而且这件事情是动摇庆国国本地要害大事,所以这两年里。范建与范闲父子二人做地极为隐密,进展也极为缓慢,只求不要引起天下人注意。并没有奢求速度。

  如果将来在庆国地国境之外,真地出现了第二座内库。不想而知。这会给庆国的国力带来何等样强烈地打击和损伤。所以这件事情。范闲瞒着天下所有人。只敢小心翼翼地与父亲在暗中参详着。

  “您离开澹州久了,只怕会引出议论。”范闲没有急着与父亲商讨第二座内库的问题,而是微感忧虑说道。

  范建虽然已经归老,但看皇帝陛下借剑杀人,屠尽百余名虎卫的手段来看。陛下对于这位自幼一起长大地亲信伙伴。也并不怎么信任,想来澹州城内,一定有许多宫廷派驻地眼线。如果范建没有甘心在澹州养老。离开澹州地消息,应该马上传回京都。

  “你地监察院在澹州梳了一遍。为父地人又梳了一遍。”范建望着儿子温和笑道:“陛下确实看上去不可战胜。但他毕竟不是神,他地精力有限。不可能掌握天底下所有细微处地变化。尤其是你又在暗中瞒着他。至于我离开澹州,本来就是去东夷城游荡。”

  前任尚书地笑容显得有些有趣:“为父入户部之前,本就是京都出名的浪荡子。如今已经归老返乡。去东夷城这些繁华地画画美人儿,也是自然之事,陛下总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大发雷霆。”

  “还是不策。”

  “我只是偶尔过来看看。盯一下进度。”

  范闲看着父亲,在担忧之余,又多了一分歉疚之意,他本来就不愿意父亲以及陈萍萍。掺合到这无比凶险的事情之中,只不过关于十家村的事情,一开始地时候。他根本毫无头绪,从一片空无之中,如何能够重建一座内库?他不是母亲叶轻眉,虽然手里有现成的,曾经经历过闽北内库建设地叶家老掌柜,手里也有一大堆内库各式工艺流程宗录。甚至对于整座闽北内库三坊地设置也极为清楚。可是要新建一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章 ]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

Copyright © 2020 新墨坛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