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壹仟贰佰贰拾贰章 首次朝议

唯一法神

作者:神击落太阳 | 2019-02-11 17:21:33

  几天后,全国普遍小到中雨。

  灵皇驾崩的消息几天前就从潘兴城里传出来了,但是整座城市里,没有人将这个事情当回事。

  老百姓在赵光怡的“淫威”之下,只知道真王,不认识灵皇,自然对潘兴城里“两年前就给死透了”的灵皇毫无感觉,顶多一些念旧的遗老们点了几根香哀悼一阵,而真正掌管权柄的赵光怡等人,除了在背后大骂纳诺未来连灵皇的忌日都搞不清楚之外,也不可能有别的表示了。

  赵光怡的影响范围,和他的统治边界完全彻底地重合在一起,天堂般的真王领地之外,他的名声和乱臣贼子相当,属于另一个黑山庄的范畴,只不过,他控制着差不多两个省份,而田万载到现在还没有攻下第二座县城。

  【姑苏城】

  如同奇迹一般,在不到三天的时间里,姑苏城里最高最大的建筑群,中南三省总督的豪华大宅,宁府,就被一群令人畏惧的,周身闪耀着光器三色流光的钢铁傀儡推平了重建,连同附近的几个街区一起,扩建成了一整座豪华无比的园林。

  这是彰显国体威仪的皇家园林,里面的所有建筑,装饰和陈设,全部都比照潘兴城的宫城规格,也全部都是逾制的东西,这座帝王园林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高速和精确建成之后,身穿龙袍的赵光怡就在大门口亲自放了一挂鞭炮,以示庆贺,一时间,全城哗然,举世震惊。

  姑苏城里,欢欣鼓舞的人占了大多数,这些人都是平头百姓,真正活在赵光怡提供的福利之中,享受着近乎免费的宽敞街道,完善的宝器自动化设施,优秀的市政服务,还有永世也不可能被什么人掠夺的安全感,同时,交着相比其他行省不足半成的税负,以及上限7分,一年才打一次滚的贷款利息,尽管还不上贷款依然会被逼迫到卖儿鬻女,可但凡一个老实本分的劳动者,都不会在乎多交那不到一成的利息。国泰民安,甚至几乎就是盛世太平之下,民众也不在乎多喊几声万岁,私下里,多少人还真心希望这个传闻中只会打仗的铁疙瘩真王(现在是真皇帝了),能真的万岁万岁万万岁,好让他们将太平盛世享受到子子孙孙,永生永世。

  然而有那么一少部分人,对建立帝王园林这种事情持有反对态度,这些人,此时都虔诚地跪在新落成的,满是油漆味的大殿里,等待着赵光怡的解释。

  杨无敌就是这些人的领头人。

  “陛下,北方未复,潘兴未回,怎好就此大兴土木啊!”杨无敌跪下叩首道,语气中的不解多过失望,他现在不敢对赵光怡失望,因为赵光怡给了他一整支天下无敌的铁军。

  这可以说是君王对将领最大的恩赏了。

  “大兴土木?确实,不过既然不劳民伤财,还能顺带着将城市供暖改善下,建了也就建了,没什么,朕,还打算继续动迁数万人,将林氏庄园也扩建出来,毕竟,在座的各位和朕一起,受了某人不小的恩惠啊!总要图谋报答才是。”端坐在龙椅上的赵光怡,此时完全就是个励精图治的创业老板形象,就算是皇帝的威仪,也显得新潮而昂扬,全没有灵皇时的厚重,和越皇那样的刚愎与孤僻。

  “陛下,臣等并非因为劳民伤财而……”

  “那是为何?”

  “臣等以为,陛下要打下潘兴,在那里登基的。”

  “朕也想在那里登基,毕竟那里埋着整个赵氏宗族,甚至连李氏宗族也一起埋葬了,那里也是天下人眼中的天地中心啊!然而眼看着凛冬将至,在不知道有多么难熬的寒冬中,朕,必须给百姓一点信心。”

  赵光怡说到这里,微微前倾了下身子,语气加重道:“朕的这座皇宫,并不是给朕建造的,而是给姑苏百姓,给整个存南行省和大半个存北行省的百姓建造的!这宫城一起,百姓就会明白,朕,在这里不走了,无论哭佛也好,笑鬼也罢,寒冬也好,酷暑也算,朕必然与姑苏共兴衰,与百姓同存亡!宫城在此,朕便无路可退。”

  “可是陛下,臣私下里听某些人说,陛下在此建立宫城,那就是要和那个所谓的越皇一样偏安一隅,割据为王了。臣……还请陛下为天下苍生主持公道!”

  杨无敌想了想,还是将最后那句诛心的话说了出来。

  “哈哈哈哈!”

  赵光怡在宝座上大笑起来,几个呼吸后才收住了声音,温言解释道:

  “爱卿啊,你觉得什么样的偏安之君王,会如同朕一样穷兵黩武呢?你知不知道,朕现在利用傀儡宗组建出来的军队,不是用来征战天下的,而是用来征战血源大陆的!”

  “皇上?!”杨无敌震惊得连称呼都搞错了:“征战血源大陆?”

  “国师银尘,甚至已经打算征战月球和异星了,朕不过是图谋一个血源大陆而已,怎么了?”

  赵光怡的话在新落成的大殿之中回荡着,自有一股振聋发聩的力道,他的声音混合着突兀刮起的风雪,成为某种与神功天则暗合的誓言。

  他话音落尽了,大殿之中也没有人再提出异议,反倒是杨无敌将身子骨伏得更低:“陛下,臣等愚钝!”

  “臣愚钝!”他身后的武将同声喝道。

  “不过一点误会而已,诸位还是起来说话吧。”赵光怡伸手虚抬,下面的武将同时告罪站起,这一下他们的衣装都显露出来,不少人甚至还穿着褐色的锁甲。

  也只有存南行省的上好锁甲,才能做出这等穿着还能跪地行礼,又完全不降低防御的高档货色,其他地区的,只怕上马都困难些。

  这些天底下最骄傲豪迈的将军们一个个低着头,恭顺地走到了大殿的右侧,站成一排,杨无敌为首,身旁就是久负盛名的后勤总指挥聂挽留。他们在此静立了不到两个呼吸,就见大殿左侧上来一排人,这些人都穿着象征文官极位的大红袍,而且见了皇上,一个个都“傲慢”得并不跪拜。等到这些文官们站成一排,和右面的武将对称起来之后,赵光怡才轻声道:“众爱卿坐吧。”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没有人跪,反而全体文武官员都发自内心地山呼万岁,之后才一齐往刚好放置在他们身后的椅子上坐了,这椅子上盖着厚厚的垫子,还带有厚厚的靠背,坐在上面十分舒服,反而那金碧辉煌的龙椅上只有一方软靠合并这一层薄薄的极品羊绒坐垫,看上去就不像是什么舒适的坐位。如此君臣倒置般的设置,却是赵光怡力排众议要求的,他虽然还没有总结出“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千古铁律,但已经隐隐感觉到了相应的规律,因此才设置了并不舒服的皇位,不仅勉励自身,也警告后来的选帝登基之人,天下九五的座位,并不舒服,天下至尊的皇权,并不好玩,对手中的权柄,必须时时刻刻心存敬畏,否则那些自囚于司法院的大法官们,必然铁面无私地严惩昏君。

  所谓新朝新规矩,赵光怡作为第一任选帝,首先就废除了君臣之间的跪拜礼,只有在如同请愿或者抗议声讨之时,才用得上跪拜礼节,当然自今日起君王面对跪拜礼就不能随意耍威风了,因为跪拜礼不过是请愿的第一波,要是君王依然不理,那么文臣武将们可以给司法院写信弹劾,弹劾一起,那事情就非常严重了。

  赵光怡死也不愿成为史上第一个被弹劾的皇帝,他丢不起这个人。

  于是他将自己的雄心壮志表露了一下,将官员和民心一起安抚下来,当然他知道自己在姑苏城里建起来一座皇宫,肯定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譬如现在还因为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在天牢里蹲着的三省总督,就肯定不满意。

  君臣坐定后,赵光怡首先提起了他最为关心,或者说最担心的问题:”如今已经深秋了……“

  他刚刚开了个头,下首位置上,心悦诚服地坐在首相位置上的哈兰玄奇就立刻接口道:“先生不必多虑,如今存南行省已经建起核能高炉9727座,所有城市和乡村,只要确定是聚居点的,全部通了地暖,散居的民众也全部迁移到定居点安置完毕了,粮秣,肉食,药品均已就位,前线的将士也尽归兵营,等待寒冬。”哈兰玄奇说到底还是当过皇帝,抹不开面子称呼赵光怡为陛下或者皇上,不过赵光怡才懒得计较这些,只要哈兰玄奇安心当他的首相不来阴谋篡政,这点虚礼,不提也罢。

  “朕担心的是万一要运送东西,如此前所未有的可怕凛冬,人又如何能在户外活动?尤其是野外,肯定已经冻透了骨髓吧?”

  “陛下,”这时,胜任工部尚书的某位能臣拱手道:“国师安排下来的措施,是所有一切交通运输全部交给傀儡完成,若傀儡半道上坏了,再出动紧急维护小队前去救援。”

  “紧急维护小队?是死士么?”赵光怡皱了皱眉头。

  “非也,是穿着顶级防寒机动铠甲的人,这种铠甲防寒能力极其可怕,纵然身处液氮之中,甚至连外面空气都隔绝了,也能保证里面的人存活数小时,要是有空气,只是冷的话,野外活动数月不成问题,关键是……这动力机甲造价高昂,穿戴起来极为繁琐,一个人穿戴上身,需要十多个人伺候才能脱下来,否则只能站着睡觉,连坐下都相当困难,因此全无大批量生产备用之可能……”

  听了这话,赵光怡眉头舒展开来:“如此,凛冬之危可解?”

  “可解!”工部尚书的语气特别笃定,他并不是赵光怡手下的什么亲信,反而是从血阳城里远道而来的工程技术专家。除了在造价审核方面不如佐贰官精明能干外,其余的,尤其是在工程技术和科学研究方面,全面超越这世上的绝大多数人。

  银尘设计的政体,其实就是个内行领导外行的专家执政的政体,王上丞相之流,不过是宏观战略的专家,其他具体工作,自然交给具体的专业人士来做了。

  赵光怡对这个人还算信任,听了他的保证之后,不禁放下心来,眉头也彻底舒展开,甚至笑了起来,对下面的群臣道:“如此,那么朕饭不能思夜不能寐的大事就落定了,只是不知诸位爱卿还有什么可说的么?”

  “陛下!”此时,原先灵皇坐下的一品大员,因为试行某项新政被放在存南行省做督导,却在大变局之后滞留下来,无法回京述职的原户部尚书,官拜国务侍郎的宁则臣开口问道:“臣有一事需要禀告。”

  “什么事?”

  “臣主官推行新政,已经将那些乱收利息的贪得无厌之辈悉数抓入大牢,只是听闻司法院公告理事在公开场合说:这些人要全数问斩。原本国法如此,不需质疑,只是江南自古文华之地,商贸兴盛,租赁借贷的行规早已运行千年,深入人心,寻常百姓业已习惯,纵然每月一毛的驴打滚,都算是相当良心的利息。百姓相互借贷,还债之时往往要还上三五倍甚至十倍本金的利钱,固有印子钱之称。陛下,不是臣矫情,是臣三年前在此处推行青苗法,年利五毛,就已经引起轩然大波,江南大半豪门世家,群起而攻之,臣……羁縻江南三年,依然有负于先皇啊!”说道最后一句,中年男子都快哭了。

  “依你的意思是,朕推行的年滚七分利息的强制措施,会让江南大乱?”

  “臣以为民怨或许沸腾,不得不防,那些文华之士虽然有着尹先生的大义在,可大义也盖不过利益啊……陛下,臣以为如今国朝新立,正是用钱之际,百姓既然对五毛五的利息都不置可否,我等应提高利率,与那些江南巨室手下的钱庄票号看齐,这样一来可以充盈国库,而来也不至于将世家大族逼得太急太迫,总要等青苗法完全实行之后再说……”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

Copyright © 2019 新墨坛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