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849章 漏成筛子

我家娘子猛于虎

作者:宋御 | 2019-11-08 23:48:36

  谢夫人想想憋屈。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阿爹,一向不相信我啦。有什么话也不会和我说的。”她还委屈上了,“这回要不是担心你,你阿爹才不会告诉我。”

  ‘不能被老萧看低了,看准我守不住秘密!’

  ‘可是好女婿现在也没事儿了,其实知道也没什么的。’

  ‘就是下毒的人还没追查出来,这有点伤。闺女不知道,万一冲闺女下手呢?’

  谢夫人犹豫了,后来一眼瞥到都快顶到自己跟前的大肚子心下释然了。这不是说的时候,如果闺女没怀孕,她一百个不会瞒着,至少在她看来闺女比自己承受力也好,智商也好都要高出一大截。

  但怀着孕的闺女,还是应该被保护,被隐瞒的。

  谢夫人陡然转变的心意,让萧宝信下意识要问出口的话一噎。

  算了,何不就‘被瞒着’就好了?

  也省得爹娘担心。

  想也知道,一力主导一切的肯定就是谢显。

  他并不想让她知晓一切,担心他在远处护不到她,反而惹她操心。

  年前,她收到了谢显的信,日常的报平安,并且他已经掐着手指头在数她何时生产了。满纸信里是隐藏不住的焦虑和担忧。

  她知道,他并不想她感知她的担忧和焦虑,至少他已经极力的压抑了。

  可谁让老天爷眷顾,让她怀了双胎感知都是呈几何数级增长呢,藏也藏不住,压抑也压抑不下的赶脚。

  纸短情长,明显写到后面他都已经有些收不住了,大有扬扬洒洒几十篇的架式,结果收的骤然急促,看的她莫名其妙。

  不过她可以确定的,写信的的确是谢显没错。

  字迹错不了,那么复杂多变的情绪借着书信传回来,也不会错。而且还能隔空指挥阿爹亲上战场,那人肯定是好好的。

  虽然不知道他的意图,但人好,一切就好。

  就是不知道所谓的‘下毒事件’是怎么一回事。

  萧宝信恨的牙痒痒,淮阳王死不足惜,要不是他,婆母不会死,后续也不会有人落井下石,想着浑水摸鱼置谢显于死地。

  至于那人是谁……

  且等她把孩子好好生下来,挨着个儿的去摸他们!

  就不信摸不出来幕后真凶!

  躲到老鼠洞里,她也给那人掏出来!掘地三尺再给那人埋了!

  “宝信啊……咋的,肚子疼?”怎么突然就呲牙咧嘴的呢?

  急急忙忙起身就要叫人,幸好萧宝信反应快,一把又将谢夫人给拽回去了。谢夫人一感受,这力道,比她还健壮呢。

  “我没事。”萧宝信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怎么了呀?不是阿娘瞒你,阿娘是真不知道。你阿爹可没那么大的耐心——又是那么急的事,能和我交待一声就挺不容易的了,信我是真没看着。”谢夫人看自家闺女脸色不好,连忙又解释了一番。

  反正翻过来倒过去,就这几句,可以看出来是真不知道。

  谢夫人本人也极其好奇着呢,也挺埋怨的。

  你看,说不让她跟闺女说女婿险些被人下毒的事,她就没说啊,真守住秘密了!

  她不是守不住秘密的人,她可以的!

  应该多给她一些信任。

  她家老萧就是疑罪从有的意思,怕她漏,就不信任她,这是不对的。

  萧宝信摸摸肚子,都不忍心和亲娘说,您都快漏成筛子了。

  阿娘不知道怎么回事,阿爹知道啊,所以才防亲娘跟防贼似的,都是为了她啊。

  本来是打定主意从谢夫人身上找到突破口的,无论怎么挖坑设陷连哄带骗,也要把真相给探出来。

  可是话到嘴边的时候,萧宝信听到谢夫人心中所想,感受的都是父母家人对她的维护,谢显对她的守护。

  既然大家都不想她担心,她又何必折腾这一番,非要让大家伙都跟着操心呢。

  萧宝信释然了。

  拉着谢夫人聊起了她心爱的孙子,据谢夫人说从萧司空知道宣城长公主有孕在身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给想名字了。

  头发都让他给薅掉了大半,最后还是顺着萧宝山的一双儿女顺下来的。

  要是生小娘子便叫善娘,小郎则唤作定邦。

  “……你说呀这事儿也是太赶了,正这时候宣城生了定邦,宝树又和你阿爹去了荆州。唉,你是没亲眼看着,宣城和咱们家宝树腻歪的啊,我这亲娘都看不下去眼了。”

  “偏生孩子的时候不在身边,叫宣城怎么受得了?”

  “可是去平乱,又是为了皇上,宣城她兄长,她想挑嘴也挑不出。我也就只能多照顾照顾,上上心,不然这落差可也够呛。”

  说起永平帝,宣城长公主生了的消息传进宫里,来自皇帝的赏赐从宫里往萧府运,少说运了有半个时辰,是真看出受宠来了。

  谢夫人说着说着就叹起气来。

  说宣城如此,其实自家闺女何尝不也是如此呢,生产的时候也是没有夫君在身边。

  “阿娘不用操心我,你忘了我是有大福之人?”萧宝信笑道。

  一句话就把谢夫人的愁肠百结给抚平了,对啊,她闺女前世可是做皇后的人,多大的福份啊。生个孩子什么的,不在话下。

  然后还真就相信了,乐颠颠地吃过了午膳就回萧府去了。

  萧宝信暂时就把谢显和萧司空都给放下了。

  她并不知道谢显写信要求萧司空亲上战场是为了什么,但他总有自己的理由。萧司空既然毫不犹豫的应了,那至少是说明翁婿两人在此事上达成了一致

  “等你回来的!”萧宝信咬牙切齿,半晌才又哼了一声。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

  萧宝信佛系生活没两天,就被谢母给叫到了跟前。

  屋里没人伺侯,就见到地上跪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环,浸浸着小脑袋瓜,头都快和膝盖扣成个圆儿了。

  这小丫环名唤喜鹊,萧宝信记得是在易安堂里的扫地丫头,不争不抢,挺没存在感的。

  圆脸细长的眼睛,身形不高,长相很普通。不过就因为普通,在易安堂里反而是个难得的记忆点。

  谢母年纪大了,就爱看个鲜艳,身边照顾的丫环也都颇有些颜色。

  谢母说了,在身边让她看着心情好。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

Copyright © 2020 新墨坛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