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两千三百九十五章 宁死不降

仙武帝尊

作者:六界三道 | 2019-07-24 01:49:29

  域面巨门屹立,仙光四射,嗡嗡隆隆的。

  既是通往灵界的域门,在这片星空,自能嗅到灵界的气息,至于灵域的生灵,无论修士亦或凡人,皆已在洪荒开战前,便已迁到了诸天,此刻的灵域,乃一片空旷的大世界。

  “各位道友,上路吧!”曦辰看了一眼饕餮族。

  “上路,吾等上路。”饕餮族皇第一个抬脚,声音沙哑不少,他的笑和说话的语气,载着一抹悲凉、无奈和愤怒。

  族的皇都动了,饕餮族人哪敢不动,一个个的皆步伐踉跄,背影萧瑟哀凉,他们脸庞上,皆刻着与族皇一样的神情。

  败了,他饕餮一族败了,在今日,一败涂地,什么洪荒大族,啥个帝道传承,都将伴随着这次发配,而烟消云散。

  值得一说的是,每一尊饕餮走时,都会蓦的驻足。

  而后,回首望一眼,望一眼自家祖地,望一眼这浩瀚星空,只因这一走,或许便是永远,再不能回来,帝荒也不可能让他们回来,纵是能回来,也无济于事,还有帝道禁咒束缚,他饕餮一族,已败的彻彻底底,终生都再无翻身的机会。

  不知为何,这副悲凉画面,竟蒙着可怜色彩。

  正应了那句老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诸天修士静静伫立,亦静静望着,神色平静,眸子更平静,不会有人怜悯,想想饕餮族的恶行,想想被无情屠戮的生灵,便提不起那份怜悯了,造下了血债,没给踏平你饕餮族,已是无上的仁慈,尔等的悲凉,有脸去见苍生的鲜血?

  世人瞩目下,饕餮一族皆进了通道,而这浩瀚的诸天星空,再不会有饕餮的族人,那遥远的灵域,才是他们的归宿。

  蓦然间,帝荒转了身,踏着虚无,直奔下一家。

  诸天修士皆跟随,却有不少人化出了分身,进了饕餮族祖地,饕餮族被发配了,可祖地中的宝贝,是要收走的。

  “别抢,都别抢。”

  “你妹的,给老子留点儿,不要脸了是吧!”

  “他.妈的,谁踩老子脚。”

  这等嘈杂声,响满饕餮祖地,虽都是分身,可都传承了本尊的尿性,诸天人皆有活力,骂架生性,抢东西也很尿性。

  遥望而去,一道道分身聚成的人潮,便如一片漆黑的汪.洋,人潮汪.洋所过之处,无论灵花异草、仙池灵泉、法器碎片、青砖瓦砾,啥都要,啥都没拉下,扫荡的真干干净净。

  对此,帝荒并未阻止,也未强行分配。

  战利品嘛!谁抢到是谁的,至于能抢多少,看个人本事。

  不久后,另一片星空,他又驻足。

  比起饕餮所在的死寂星空,这片星域,生灵气息甚是磅礴,多有生命古星闪烁着光晕,但每一颗古星,却都是空旷的,因这场席卷诸天的战火,星辰的生灵,早已迁徙了出去。

  “这...这是我们的家乡啊!”

  “那颗紫色星辰,乃我族古星,这片星域也有洪荒族?”

  “真让人难以置信。”

  太多修士惊异,皆是这片星域的土著修士,见帝荒在此驻足,不难猜出这片星域,藏有洪荒族,这就有点儿吓人了。

  试想,自家古星周围,有洪荒种族盯着,能睡好觉才怪了,以前不知,如今知道了,只觉浑身上下,都凉飕飕的。

  “只有你们想不到,没有洪荒做不到。”还是赤阳子那货,拎着酒壶,悠悠喝着,洪荒族藏匿的本事,他早已见怪不怪,而说起洪荒所藏的地方,通常也会让人,措手不及。

  说话间,帝荒已拂手,拨开了冥冥中的遮掩。

  旋即,便见一片大世界,不比饕餮祖地笑,亦是山河相间,一座座宫殿悬浮,灵力极为充沛,整个都笼暮在氤氲之中,朦朦胧胧,难掩的还是洪荒之气,融着暴虐和嗜血气息。

  “金乌族,藏得够隐秘。”巫皇冷笑,眸中冰冷寒芒四射,巫族与金乌族的恩怨,可上溯至洪荒时期,后世亦纷乱不断,每隔一段岁月,都会掀起大战,竟不知藏在这片星域。

  “当年躲过了,今日补上。”大楚的准帝们,亦杀机冰冷,昔日大楚回归,怒灭四族,偏偏那时的金乌等族已自封祖地,饶是他们也寻不到,着实的遗憾,洪荒开战后,金乌所属乃洪荒那方,不知屠了多少诸天的生灵,这也是血债。

  “宁死不降。”未等帝荒开口,便闻金乌族祖地传出嘶嚎,各个都硬汉,一张张脸庞,皆刻满了决然,不准备屈服。

  “这话,听着真恶心。”天老深吸了一口气。

  “怎么,还想给后世留一个美名?想让后世传颂你金乌族,是何等的大义凛然?”圣尊的冷笑,载着一抹冰冷的讽刺,“这般硬气,天魔入侵时何在,吾真不知,尔等有何颜面,去见汝族先帝,他之威名,已早被尔等,辱的干干净净。”

  “你....。”金乌族皇语塞,被一番话顶的脸色猩红。

  不等他反应,帝荒便动了,一脚踩塌了金乌护天结界。

  而后,杀戮开始了。

  世人只闻轰隆和哀嚎,仅在模糊间,隐约望见金乌祖地崩裂,一座座大山,一座座的倾塌,一座座宫殿,一座座炸裂,上至巅峰准帝,下至凝气小辈,皆成片成片的被屠灭。

  “吾族投降,吾族投降。”

  金乌族皇嘶吼,再无半分硬气,在哀嚎中求饶,他失算了,小看了帝荒的冰冷,本以为帝荒,会给金乌帝几分薄面。

  谁曾想,他竟这般铁血,说杀便杀,一点儿都不带含糊。

  对于他的求饶,帝荒置若未闻,只无情的杀戮,并非吾残忍,是给了汝族机会,尔等却不珍惜,这是明摆着找灭。

  啊.....!

  金乌族人哀嚎,咆哮中载满怨恨,并非对帝荒,而是对族皇,投降就投降,非要死皮赖脸的浪一把,你这一浪不要紧,会让金乌一族,彻底覆灭,帝的传承,也因此彻底断绝。

  啊.....!

  金乌族族皇嘶嚎,听着族人的怨怼,望着那一幅幅血色画面,心神轰然崩溃了,在生死的那一瞬间,才明白何为后悔,一个宁死不降,嚎的酣畅淋漓,却招来了灭族的大祸。

  诸天人神色依旧平静,自无怜悯。

  对金乌族,也不会有怜悯,该硬时不硬,不该硬时非要找刺激,被灭实属活该,若金乌大帝还在世,也必会无地自容,自家的后辈,太特么不争气了,脑袋瓜也不怎么好使。

  那是帝荒,大成圣体帝荒,哪来的自信说宁死不降?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

Copyright © 2020 新墨坛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