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90章

沉香雪

作者:是今 | 2016-10-05 13:59:05

  慕容雪一口气说出闷在心里多日的话语,如释重负,畅快淋漓,而耶律彦笑得快要呛住自己。

  “皇上若舍不得这些秀女虚度年华,便给她们寻个好去处。”

  耶律彦这才止住笑意,道:“朕将这些女子指给宗室子弟便是。醋缸这下可满意了?”

  慕容雪忍不住举起拳头捶了他一下。

  “居然又打朕。”耶律彦笑吟吟握住她的手腕,将她压到椅背上,道:“朕罚你做一辈子宫女。这次可不是御书房的宫女,是寝宫的宫女。”他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眼神也带着一抹暧昧的玩味,慕容雪脸上一热,别过脸去,却不作声。

  耶律彦贴在她耳边,道:“晚上,到朕的寝宫来。”说罢,吟吟一笑,起身走出了宫室,颀长挺拔的背影清逸卓然,映在她剪水双眸中。

  丁香佩兰见皇帝离开,这才轻轻走进来,关切的问道:“小姐,皇上他没有怎么样吧?”

  “没有。”慕容雪嫣然一笑,雪肌花容,明光四射,仿佛是打了一场胜仗归来的女王。

  许久不曾见到她如此光艳动人的神情,丁香佩兰都不禁惊艳地松了口气,如此可爱动人的小姐,皇上怎么会舍得生她的气。

  到了晚上,耶律彦果然派了秦树过来请慕容雪去乾明宫。

  慕容雪轻步踏进宫殿,半人高的铜烛台前,耶律彦穿着苍青色的锦袍,负手而立,俊美而高挑,对她勾唇一笑。

  她心里怦然一声轻跳,仿佛第一次见他,竟然有些紧张,手心里微微出了汗。

  “皇上。”

  他走过来,握住她的手,牵着她走进寝宫。

  那一段时间,都是他前往凤仪宫留宿,这是她第一次进他的寝宫,金碧辉煌珠光宝气。她不由想起来,自己当年曾是如何艰辛地进入隐涛阁,只为了和他无时无刻地在一起。

  寝宫里红烛高照,满室生香。她闻出来,这是荷花的香气,然而举目四看,香炉里并没有焚香,屋内也并无插花,但那清幽的香气却不断的涌入鼻端。

  耶律彦牵着她的手走到床榻前。

  慕容雪脸色一红,止住了步子,不肯再往前,这才什么时辰……

  耶律彦侧目一笑,伸手撩开了珠帘。

  一股浓郁的荷香扑面而来,慕容雪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

  满床都是荷花瓣,洁白如雪。

  而眼前的这张床,莫名的熟悉,正是当初她在梅馆里的那张架子床,不同的是,上面已经雕刻了繁复而美丽的图案,有花开并蒂,有喜上眉梢,有比翼双飞……都是她当初精心描画的图案,后来却匆匆作罢。

  腰上环上一双有力的臂膀,耳边是一句温柔的问话:“喜欢么?我亲手刻的。”

  “喜欢。”她心潮涌动,感动莫名。眼泪不听话的掉下来,瞬间就模糊了视线。

  耶律彦将她抱到铺满荷花瓣的床上,吻着她的眼睛,“果然是醋缸,连眼泪都是酸的。”

  她嗔道:“我喜欢你,才肯为你吃醋。”

  耶律彦笑道:“原来你也知道这个道理,那为何只许你吃醋,却不许我嫉妒?”

  “我吃醋可没有要人性命。”

  “我也没有。”

  “那许泽呢?”

  “将他送到了西凉的战场上,给他建功立业的机会,也好重振靖国将军的威名。”

  慕容雪露出担心的神色,“那他不会有危险么?”

  耶律彦酸溜溜道:“你不是将他夸得如天神一般,怎么这会儿又开始担心他的本领?”

  “你才是我心里的天神。”说完,她脸色羞红地将头埋进了他怀中。

  耶律彦闻言受宠若惊,将她尖俏的下颌挑起来,半信半疑地问:“当真?”

  “我从头到尾只喜欢你一个人。你明明知道,却还不信我。”

  “那你也怀疑我和乔灵儿。”

  “那就算扯平。我们以后,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

Copyright © 2021 新墨坛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报错